财新网--彭文生:去杠杆要紧信用、松货币

 发布日期:2014-8-7 19:50:00 来源:本站          字体:       打印  

    【财新网】(实习记者 沈玉云)人口结构和贫富差距是中国房地产泡沫的主要推动因素,深化改革将进一步削弱泡沫的经济社会基础。房地产下行趋势最大的影响在于对投资的冲击,短期内会对经济增长造成明显负面影响。在这一阶段,政策应主动调控,通过紧信用、 松货币的手段去杠杆,以缓和调整对于宏观经济的冲击。

  7月26日,中金公司首席经济学家彭文生在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“CMRC中国经济观察”第38次季度报告会上提出上述观点。

  彭文生指出,一方面自1998年起,中国生产者(25-64岁)人数开始超过消费者(25岁以下、64岁以上)人数,这是人口结构问题;另一方面,中国贫富差距大幅扩大。两方面因素共同导致较高的储蓄率,这是信贷扩张最基本的推动因素。信贷扩张通过建设新资产与购买老资产两个用途,将会产生通货膨胀和资产泡沫等问题。这是中国房地产泡沫形成的主要宏观因素。

  彭文生表示,改革削弱泡沫的经济社会基础,但泡沫破裂的时间点还具有许多不确定因素。如利率市场化增加了人们的投资选择,淡化了房地产作为投资工具的地位。不动产税由于兼顾效率与公平,将成为中长期税制改革的重要方向,若人们预期将来要落实房地产税,现在的投资性需求就会受到影响。土地制度改革的根本性方向是加大土地流转,也不利于房地产市场。过去的城镇化是劳动力转移的城镇化,以后的城镇化主要是新生儿城镇化,未来满足农民工住房需求主要是再分配问题,而城镇房价下跌是再分配的重要途径,因此未来的城镇化不会像过去二十年那样推动房地产进一步上升。

  房地产下跌对于经济的影响要从供需两方面分析。彭文生提出,首先,房地产市场向下调整,从中长期经济供给端的角度来讲是好事,会降低成本,促进实体经济发展。但短期内对需求影响可能比较负面,投资是受冲击的主要领域,包括房地产及其上下游产业的投资。

  房地产下跌对消费的影响中性,甚至可能是正面推动。彭文生认为中国特殊的人口结构和较大的贫富差距影响平均消费率,体现为房价涨得越高的城市消费增长越慢,这与许多国家的情况相反。

  房地产作为一种资产,其调整与金融体系相关。彭文生指出,中国杠杆率上升主要体现为企业部门的债务率上升,这与房地产联系紧密。参照美国、日本金融危机后的调整过程,私人部门去杠杆、政府加杠杆,可以预见的是,压力主要来自于企业部门杠杆率的调整,财政赤字可能会增加,以缓解短期内对宏观经济的冲击。

  此外,近几年广义信贷增速超过货币增速,彭文生认为可以总结为“货币紧,信用松”,所以通胀不是问题,但资产泡沫是问题。

  对此,彭文生提出,理想的情况是,政策主动地紧信用、松货币,以此去杠杆。他认为,紧信用的主要途径是审慎监管、控制信贷扩张,规范对利率不敏感的地方政府及国有企业的负债行为,以及房地产市场降温。在此基础上,通过定向宽松及财政扩张等手段松货币,抵消紧信用的影响。理想的结果是,货币增速超过信用增速,利率下降,汇率贬值,房价会下跌,结构改善。

  同时他也指出,这样的路径也存在债务违约、坏账上升等问题。所以需要关注未来的政策走向,是否通过主动调控走向理想的调整轨迹,还是继续靠信贷扩张促进投资。彭文生表示,信贷扩张短期内对稳增长有利,但是它只会把房地产的问题和信用扩张不可持续的问题往后推,最终的调整可能会更加痛苦。

 
Copyright© 1998-2010 北京大学 国家发展研究院 版权所有,京ICP备05005746
保留所有权利,不经允许请勿挪用,有任何问题与建议请联络:webmaster@nsd.pku.edu.cn